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16.05.18 Wednesday

0

   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    冬天的那份寒冷

    2015.11.25 Wednesday

    0

      提起沙棘果,總有酸酸的味道,讓人流口水。。。

      老家的西北坡就有一片沙棘林。坐車行駛三五公里,沙棘林就近在眼前。nuskin 如新剱囘葉片底下鑲嵌著小刺刺,過路的人,經過此地離得遠遠的生怕被紮到。春天的時節,偶爾會有圍著方格頭巾的大娘大嬸們在裏面小心穿梭。在她們的腰上記著圍裙,這是她們再趕春。就是說趁著春早沙棘葉嫩嫩的採集下來做茶葉。聽說,做沙棘茶葉可是個細活。捋回的沙棘葉經過篩選(選葉片嫩的有光澤而且沒有蟲蛀的),洗淨,放到屜上蒸至八分熟。涼到微幹,把手洗淨,用手搓成細小卷壯,再進行烘乾。普通百姓家嗎,沒有什麼儀器。但用那土法炮製的茶葉,也是挺有味道的。母親說沙棘茶葉有通腸通便,降血壓降血脂的功效,現在人們的生活好的,大魚大肉吃多了,難免有的血壓偏高的。這小小的沙棘葉茶解決了一大難題。

      等到了秋天,沙棘林就是另一番的景象。滿樹的沙棘果,一個個湊熱鬧似的結滿了枝頭。這些年很少有採集沙棘的了,超市裏的飲料都是添了食品添加劑勾兌的,脾胃不好的喝多了還會拉肚子。忘不了小的時候,村子裏誰家有個喜事,nuskin 如新總會搬上一箱又一箱的沙棘香檳。那純純的酸味呀,讓人難以忘懷。要是誰家小孩子喜歡呀,好客的主人總會給帶上幾瓶樂呵呵地送到門外。。。一到放秋假我們幾個調皮的小傢伙做完作業就瘋也似的,跑到沙棘林裏。從樹杈間摘沙棘果吃,偶爾被刺刺到就是出了血也滿不在乎。若是碰上了野雞,就更是樂得不得了了。說起野雞,沙棘林可算是野雞的“故鄉”,我不知道野雞為什麼喜歡那個滿是刺的地方,他們又不是荊棘鳥。他們的歌聲有點像大雁,也不是。總之就是把窩窩蓄在沙棘林裏,生兒育女繁衍後代。對它們的窩窩我們從不破壞,就是遇到鳥蛋也沒有撿過。倒是三天兩頭的去看,可愛的雛鳥出生了沒有。有一次,我們玩耍,無意中發現了一只死了的野雞。我的小夥伴妍妍哭得和淚人似的,嗨,也不知道那些狠心的大人們怎麼想的,你說弄死個野雞賣能賣多少錢呀,害死一個小生命。為了野雞不再受傷害,我們幾個小傢伙輪流“蹲點”,有發現帶農藥的米粒,就拿鐵鍬除走埋進地下,不叫野雞發現。後來,玲玲出了個主意,乾脆就在沙棘林裏立個牌子寫上,林中的鳥和沙棘林一樣受國家保護,不准任何人侵害,違者罰款。那次的招牌還是我練了好長時間寫的,為的是讓大人們不懷疑是小孩子的把戲。沒想到我們的小小行動居然奏效了,沙棘林從此恢復了往日的平靜。陽光懶散的把光灑向了沙棘林,微風拂過,沙棘飄著陣陣清香,沙棘林裏的野雞又能自由飛翔,哺育它們可愛的孩子。。。

      雪花飄飄,姍姍而來,它是來赴冬天的宴會。村莊,田野頃刻間都是白的。沙棘也披上了厚厚的銀白色的外衣,好像個新娘等著出嫁。它翹首等著望著,新郎去哪了呢?一陣冷風吹過,沙棘新娘的臉更紅了,是冬天的那份寒冷嗎?不,nuskin 如新應該是它的那份真愛,癡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