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16.05.18 Wednesday

0

   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    六月蓄滿了深情的期盼

    2015.06.05 Friday

    0

      面對榴花似火的五月,心還沒有來得及去吮吸這些花朵的芬芳,卻又跌落在六月的河。

      初夏的陽光明媚的耀眼,像是一道道的火龍炙烤著還未完全進入狀態的土地。突然倍疆溫度,把一團團的熱浪變成溫情的面紗,一夕之間,讓你無法招架。就這樣,樹木被熾熱熏暈了,羞澀的在微風中輕搖著竸的枝條;麥田裡,金黃色的麥穗高昂的抬起了頭,迎著滾滾的熱浪,張揚著即將豐收的飽滿;美女們也在這初夏的時空中,用不同的著裝詮釋著夏的風情與魅力;那些河邊垂釣的老人,也在一片樹蔭中,尋找一份悠力属份淡然。

      在一瞬間跌入這種火熱的圍堵,心瞬間被點燃。那些多少時日修來的平靜,也像溫度一樣慢慢的熱了起來。六月的光陰,就這樣,在激情滿滿中開端。對美好事物的追求和嚮往,對生命的思考、對過往的留戀,也在這個六月蓄滿了深情的期盼。

      總是這樣,偶爾情緒的波動觸動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情感,也常在一闕月光的守候中悟出一些淺淺的道理,也總是在一些凡塵俗事中,看見不一樣的煙火,不一樣的流年絮語。也會感動於一朵花的怒放,一片葉子的獨特和美麗,也常常會在文字中放飛心中的希望和夢想,也經常被空間的朋友,送來的關心和問候所打動,那時,心底總是蓄滿了柔情,只因那份關心和懂得觸動了心底暗藏的渴望。

      每一個人或許都需要一份心靈的釋放和理解,每一個人都渴望在這飄滿塵土的街上,還能看到難得的優雅;每一個人都渴望一個現實的自己和一個浪漫的自己能夠正常接軌;也渴望能夠在賣菜婆婆的叫賣聲中,看到一襲花紙傘,和一襲青花瓷的美麗和內斂。

      也許,這些是詩人所追求的現實和浪漫,也是我們這一介草民所能做到的最最真實的雅和俗的區分;也或許是靈魂深處的渴望在這浮躁的六月再一次聞到的梔子花香。每一個人都有一個現實的自己,和一個靈魂的自己不斷的對話,並不斷的看著蝶的羽翼,夢想成蝶,直至可以看到希望的那一天……

      突然就想起一個人,一個我欣賞的女子,一個把浮華看淡,把生命過得孤獨卻耀眼的女子,可以不顧及世俗的目光,活得豐潤和坦然。她可以穿著格格不入的服飾,走在別人異樣的目光中平靜如水,亦可在別人的取笑中依然故我,也會在困境和風情之中找到自己最恰當的落腳點。她總能在別人熱切地目光中淡出紅塵,淡出別人的視野,卻又讓人們懷念那臨水照花般的容顏。只是一別一生,誰能懂的她的傾城之戀?